尊敬的会员   
网站首页 >> 股市新闻 >> 文章内容

冠龙股份IPO: 应收高企偿债能力堪忧 关联交价格异常遭质疑

[日期:2021-05-12]   来源:  作者:   阅读: 0[字体: ]
    冠龙股份IPO: 应收高企偿债能力堪忧 关联交价格异常遭质疑
    
     收录于话题 近期,上交所官方网站披露了上海冠龙阀门节能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冠龙股份”)新一轮监管问询,这已经是冠龙股份自披露招股书以来监管层发出的第三伦问询。
    
    
    公开资料显示,冠龙股份主要从事节水阀门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蝶阀、闸阀、控制阀、止回阀等阀门产品及其他配套产品,为城镇给排水、水利和工业等下游应用领域提供产品及综合解决方案。
    
    
    然而,从其招股书来看,冠龙股份目前存在应收账款以及存货金额高企、偿债能力偏弱等问题。对比同行来看,公司毛利率明显偏高。此外,冠龙股份对其关联方交易持续增长,但产品销售均价明显偏低,诸多异常数据均引发了投资者以及监管层的强烈关注。
    
    
    01关联交易持续攀升 售价异常遭遇质疑
    
    冠龙股份成立于1991年,由明冠造机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台湾明冠”,系公司关联方)独资设立,注册资金100万美元,台湾明冠通过全资子公司明冠投资持有冠龙投资 100%股权。
    
    
    2017年8月,冠龙投资其所持冠龙有限100%股权作价10,627.82万元转让给冠龙控股。此时,李政宏持有冠龙控股100%股份,同时持有台湾明冠51.17%股份,属于同一控制下股权转让。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冠龙控股持有公司 90.00%的股份。李政宏和李秋梅分别持有冠龙控股 65.00%和 15.00%的股份,两人合计间接持有公司 72.0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台湾明冠成立于1970年,历史上曾从事过阀门的生产、制造、销售业务。截至目前,台湾明冠由李政宏夫妇控制,其中李政宏持股 51.17%、李秋梅持股 0.33%。2000年以后,台湾明冠逐渐报废其用于生产阀门的设备,成为冠龙股份在中国台湾地区的下游经销商。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台湾明冠一直位居冠龙股份前五大客户行列,销售金额以及占比均处于持续攀升的趋势。2017年至2020年1-6月,冠龙股份对台湾明冠及相关公司Hartman International销售总额分别为2,066.25万元、2,136.67万元、2,834.01万元、1,815.6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2%、2.58%、3.00%、4.22%。
    
    
    值得注意的是,冠龙股份对台湾明冠及其关联方Hartman International销售的产品单价明显偏低,这一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如下图所示,无论是弹性座封闸阀附传动帽产品还是暗杆型弹性座封闸阀类产品,冠龙股份销售给台湾明冠、Hartman International 产品单价绝大多型号均明显低于销售给无关联第三方的产品单价。
    
    
    
    
    
    
    针对监管层与投资者的疑问,冠龙股份在招股书中认为,一方面,台湾明冠、Hartman International 的采购规模相对较大;另一方面,公司对台湾明冠和Hartman International的销售仅为产品经销,不涉及客户开发和技术服务,因此“价格公允”。
    
    
    历来,关联交易因为暗藏利润输送等问题一直是监管层是审核的重点,不少拟上市企业均因此折戟。冠龙股份以上解释似乎有一定合理性,但部分产品同一型号价格相差近20%,恐怕很难用”采购金额较大“来解释,而以上解释最终能否被监管层所接纳还尚未可知。
    
    
    此外,台湾明冠不仅是冠龙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之一,也是公司的供应商,为冠龙股份采购浮球和执行器等配件。报告期内,冠龙股份向其采购材料的金额分别为318.80万元、530.75万元、322.24万元、158.07万元。
    
    
    更有有意思的是,台湾明冠似乎对冠龙股份低价供货“知恩图报”。报告期内,中国台湾明冠替冠龙股份垫付台籍员工薪酬及报销费用的金额分别为354.43万元、370.60万元、360.82万元、142.97万元。
    
    
    
    
    
    
    台湾明冠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并主动为上游供应商销售员工垫付薪资和报销费用,此事如何解释?只能说明两家公司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其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究竟如何保证?恐怕冠龙股份还需要进一步说明。
    
    
    
    
    02存货及应收账款激增,毛利率异常遭遇质疑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冠龙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6.23亿元、8.30亿元、9.46亿元、4.30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1.07亿元、1.07亿元、1.55亿元、0.67亿元。
    
    
    整体看,报告期内冠龙股份主营业务保持了持续增长趋势,但其营收增速已经呈现出明显的放缓趋势。此外,公司毛利率整体也处于下滑趋势。报告期各期,冠龙股份毛利率分别为47.34%、45.09%、46.89%和 46.19%,或将对其未来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对比同行来看,冠龙股份毛利率显著较高,这也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疑虑。如下图所示,报告期内,包括纽威股份、江苏神通在内的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1.62%、31.27%、33.11%和33.40%,整体低于冠龙股份13-16个百分点,差距惊人。
    
    
    
    
    
    
    此外,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公司应收账款也出现了激增。报告期各期,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31,425.90 万元、40,423.08 万元、44,361.25 万元和 44,455.21 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所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8%、55.7%、53.49%和118.25%。
    
    
    
    
    
    
    可以看出,冠龙股份过去三年超过半数的营收均来自于赊销,公司一直面临较大的坏账压力。如上图所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已经高达6,385.88万元。
    
    
    此外,冠龙股份存货积压问题也较为严重。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28,481.74 万元、27,573.26万元、26,260.33万元和25,805.33万元,占当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69%、27.93%、23.89%和 21.16%。
    
    
    
    
    
    
    报告期内,冠龙股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 1.25、1.50、1.71 和 0.82。由上图可以看出,对比同行来看,冠龙股份存货周转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值。
    
    
    存货与应收账款的持续高企占用了冠龙股份大量的流动性资金,进而导致公司偿债能力承压。如下图所示,2017年-2019年,冠龙股份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处于安全值以外,短期偿债风险不容小觑。
    
    
    
    
    
    
    针对公司关联交易价格、应收账款以及偿债能力等问题,京融财经网曾发函向冠龙股份问询。截至本文发稿之日,尚未收到公司回复。对于公司后续发展,京融财经网也将持续关注。
    
    
    
    
    
    冠龙股份IPO: 应收高企偿债能力堪忧 关联交价格异常遭质疑
    
     收录于话题 近期,上交所官方网站披露了上海冠龙阀门节能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冠龙股份”)新一轮监管问询,这已经是冠龙股份自披露招股书以来监管层发出的第三伦问询。
    
    
    公开资料显示,冠龙股份主要从事节水阀门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蝶阀、闸阀、控制阀、止回阀等阀门产品及其他配套产品,为城镇给排水、水利和工业等下游应用领域提供产品及综合解决方案。
    
    
    然而,从其招股书来看,冠龙股份目前存在应收账款以及存货金额高企、偿债能力偏弱等问题。对比同行来看,公司毛利率明显偏高。此外,冠龙股份对其关联方交易持续增长,但产品销售均价明显偏低,诸多异常数据均引发了投资者以及监管层的强烈关注。
    
    
    01关联交易持续攀升 售价异常遭遇质疑
    
    冠龙股份成立于1991年,由明冠造机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台湾明冠”,系公司关联方)独资设立,注册资金100万美元,台湾明冠通过全资子公司明冠投资持有冠龙投资 100%股权。
    
    
    2017年8月,冠龙投资其所持冠龙有限100%股权作价10,627.82万元转让给冠龙控股。此时,李政宏持有冠龙控股100%股份,同时持有台湾明冠51.17%股份,属于同一控制下股权转让。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冠龙控股持有公司 90.00%的股份。李政宏和李秋梅分别持有冠龙控股 65.00%和 15.00%的股份,两人合计间接持有公司 72.0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台湾明冠成立于1970年,历史上曾从事过阀门的生产、制造、销售业务。截至目前,台湾明冠由李政宏夫妇控制,其中李政宏持股 51.17%、李秋梅持股 0.33%。2000年以后,台湾明冠逐渐报废其用于生产阀门的设备,成为冠龙股份在中国台湾地区的下游经销商。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台湾明冠一直位居冠龙股份前五大客户行列,销售金额以及占比均处于持续攀升的趋势。2017年至2020年1-6月,冠龙股份对台湾明冠及相关公司Hartman International销售总额分别为2,066.25万元、2,136.67万元、2,834.01万元、1,815.6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2%、2.58%、3.00%、4.22%。
    
    
    值得注意的是,冠龙股份对台湾明冠及其关联方Hartman International销售的产品单价明显偏低,这一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如下图所示,无论是弹性座封闸阀附传动帽产品还是暗杆型弹性座封闸阀类产品,冠龙股份销售给台湾明冠、Hartman International 产品单价绝大多型号均明显低于销售给无关联第三方的产品单价。
    
    
    
    
    
    
    针对监管层与投资者的疑问,冠龙股份在招股书中认为,一方面,台湾明冠、Hartman International 的采购规模相对较大;另一方面,公司对台湾明冠和Hartman International的销售仅为产品经销,不涉及客户开发和技术服务,因此“价格公允”。
    
    
    历来,关联交易因为暗藏利润输送等问题一直是监管层是审核的重点,不少拟上市企业均因此折戟。冠龙股份以上解释似乎有一定合理性,但部分产品同一型号价格相差近20%,恐怕很难用”采购金额较大“来解释,而以上解释最终能否被监管层所接纳还尚未可知。
    
    
    此外,台湾明冠不仅是冠龙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之一,也是公司的供应商,为冠龙股份采购浮球和执行器等配件。报告期内,冠龙股份向其采购材料的金额分别为318.80万元、530.75万元、322.24万元、158.07万元。
    
    
    更有有意思的是,台湾明冠似乎对冠龙股份低价供货“知恩图报”。报告期内,中国台湾明冠替冠龙股份垫付台籍员工薪酬及报销费用的金额分别为354.43万元、370.60万元、360.82万元、142.97万元。
    
    
    
    
    
    
    台湾明冠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并主动为上游供应商销售员工垫付薪资和报销费用,此事如何解释?只能说明两家公司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其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究竟如何保证?恐怕冠龙股份还需要进一步说明。
    
    
    
    
    02存货及应收账款激增,毛利率异常遭遇质疑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冠龙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6.23亿元、8.30亿元、9.46亿元、4.30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1.07亿元、1.07亿元、1.55亿元、0.67亿元。
    
    
    整体看,报告期内冠龙股份主营业务保持了持续增长趋势,但其营收增速已经呈现出明显的放缓趋势。此外,公司毛利率整体也处于下滑趋势。报告期各期,冠龙股份毛利率分别为47.34%、45.09%、46.89%和 46.19%,或将对其未来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对比同行来看,冠龙股份毛利率显著较高,这也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疑虑。如下图所示,报告期内,包括纽威股份、江苏神通在内的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1.62%、31.27%、33.11%和33.40%,整体低于冠龙股份13-16个百分点,差距惊人。
    
    
    
    
    
    
    此外,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公司应收账款也出现了激增。报告期各期,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31,425.90 万元、40,423.08 万元、44,361.25 万元和 44,455.21 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所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8%、55.7%、53.49%和118.25%。
    
    
    
    
    
    
    可以看出,冠龙股份过去三年超过半数的营收均来自于赊销,公司一直面临较大的坏账压力。如上图所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已经高达6,385.88万元。
    
    
    此外,冠龙股份存货积压问题也较为严重。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28,481.74 万元、27,573.26万元、26,260.33万元和25,805.33万元,占当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69%、27.93%、23.89%和 21.16%。
    
    
    
    
    
    
    报告期内,冠龙股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 1.25、1.50、1.71 和 0.82。由上图可以看出,对比同行来看,冠龙股份存货周转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值。
    
    
    存货与应收账款的持续高企占用了冠龙股份大量的流动性资金,进而导致公司偿债能力承压。如下图所示,2017年-2019年,冠龙股份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处于安全值以外,短期偿债风险不容小觑。
    
    
    
    
    
    
    针对公司关联交易价格、应收账款以及偿债能力等问题,京融财经网曾发函向冠龙股份问询。截至本文发稿之日,尚未收到公司回复。对于公司后续发展,京融财经网也将持续关注。
    
    
    
    
    
    冠龙股份IPO: 应收高企偿债能力堪忧 关联交价格异常遭质疑
    
     收录于话题 近期,上交所官方网站披露了上海冠龙阀门节能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冠龙股份”)新一轮监管问询,这已经是冠龙股份自披露招股书以来监管层发出的第三伦问询。
    
    
    公开资料显示,冠龙股份主要从事节水阀门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蝶阀、闸阀、控制阀、止回阀等阀门产品及其他配套产品,为城镇给排水、水利和工业等下游应用领域提供产品及综合解决方案。
    
    
    然而,从其招股书来看,冠龙股份目前存在应收账款以及存货金额高企、偿债能力偏弱等问题。对比同行来看,公司毛利率明显偏高。此外,冠龙股份对其关联方交易持续增长,但产品销售均价明显偏低,诸多异常数据均引发了投资者以及监管层的强烈关注。
    
    
    01关联交易持续攀升 售价异常遭遇质疑
    
    冠龙股份成立于1991年,由明冠造机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台湾明冠”,系公司关联方)独资设立,注册资金100万美元,台湾明冠通过全资子公司明冠投资持有冠龙投资 100%股权。
    
    
    2017年8月,冠龙投资其所持冠龙有限100%股权作价10,627.82万元转让给冠龙控股。此时,李政宏持有冠龙控股100%股份,同时持有台湾明冠51.17%股份,属于同一控制下股权转让。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冠龙控股持有公司 90.00%的股份。李政宏和李秋梅分别持有冠龙控股 65.00%和 15.00%的股份,两人合计间接持有公司 72.0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台湾明冠成立于1970年,历史上曾从事过阀门的生产、制造、销售业务。截至目前,台湾明冠由李政宏夫妇控制,其中李政宏持股 51.17%、李秋梅持股 0.33%。2000年以后,台湾明冠逐渐报废其用于生产阀门的设备,成为冠龙股份在中国台湾地区的下游经销商。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台湾明冠一直位居冠龙股份前五大客户行列,销售金额以及占比均处于持续攀升的趋势。2017年至2020年1-6月,冠龙股份对台湾明冠及相关公司Hartman International销售总额分别为2,066.25万元、2,136.67万元、2,834.01万元、1,815.6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2%、2.58%、3.00%、4.22%。
    
    
    值得注意的是,冠龙股份对台湾明冠及其关联方Hartman International销售的产品单价明显偏低,这一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如下图所示,无论是弹性座封闸阀附传动帽产品还是暗杆型弹性座封闸阀类产品,冠龙股份销售给台湾明冠、Hartman International 产品单价绝大多型号均明显低于销售给无关联第三方的产品单价。
    
    
    
    
    
    
    针对监管层与投资者的疑问,冠龙股份在招股书中认为,一方面,台湾明冠、Hartman International 的采购规模相对较大;另一方面,公司对台湾明冠和Hartman International的销售仅为产品经销,不涉及客户开发和技术服务,因此“价格公允”。
    
    
    历来,关联交易因为暗藏利润输送等问题一直是监管层是审核的重点,不少拟上市企业均因此折戟。冠龙股份以上解释似乎有一定合理性,但部分产品同一型号价格相差近20%,恐怕很难用”采购金额较大“来解释,而以上解释最终能否被监管层所接纳还尚未可知。
    
    
    此外,台湾明冠不仅是冠龙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之一,也是公司的供应商,为冠龙股份采购浮球和执行器等配件。报告期内,冠龙股份向其采购材料的金额分别为318.80万元、530.75万元、322.24万元、158.07万元。
    
    
    更有有意思的是,台湾明冠似乎对冠龙股份低价供货“知恩图报”。报告期内,中国台湾明冠替冠龙股份垫付台籍员工薪酬及报销费用的金额分别为354.43万元、370.60万元、360.82万元、142.97万元。
    
    
    
    
    
    
    台湾明冠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并主动为上游供应商销售员工垫付薪资和报销费用,此事如何解释?只能说明两家公司关系的确非同一般,其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究竟如何保证?恐怕冠龙股份还需要进一步说明。
    
    
    
    
    02存货及应收账款激增,毛利率异常遭遇质疑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冠龙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6.23亿元、8.30亿元、9.46亿元、4.30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1.07亿元、1.07亿元、1.55亿元、0.67亿元。
    
    
    整体看,报告期内冠龙股份主营业务保持了持续增长趋势,但其营收增速已经呈现出明显的放缓趋势。此外,公司毛利率整体也处于下滑趋势。报告期各期,冠龙股份毛利率分别为47.34%、45.09%、46.89%和 46.19%,或将对其未来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对比同行来看,冠龙股份毛利率显著较高,这也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疑虑。如下图所示,报告期内,包括纽威股份、江苏神通在内的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1.62%、31.27%、33.11%和33.40%,整体低于冠龙股份13-16个百分点,差距惊人。
    
    
    
    
    
    
    此外,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公司应收账款也出现了激增。报告期各期,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31,425.90 万元、40,423.08 万元、44,361.25 万元和 44,455.21 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所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8%、55.7%、53.49%和118.25%。
    
    
    
    
    
    
    可以看出,冠龙股份过去三年超过半数的营收均来自于赊销,公司一直面临较大的坏账压力。如上图所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已经高达6,385.88万元。
    
    
    此外,冠龙股份存货积压问题也较为严重。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28,481.74 万元、27,573.26万元、26,260.33万元和25,805.33万元,占当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69%、27.93%、23.89%和 21.16%。
    
    
    
    
    
    
    报告期内,冠龙股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 1.25、1.50、1.71 和 0.82。由上图可以看出,对比同行来看,冠龙股份存货周转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值。
    
    
    存货与应收账款的持续高企占用了冠龙股份大量的流动性资金,进而导致公司偿债能力承压。如下图所示,2017年-2019年,冠龙股份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处于安全值以外,短期偿债风险不容小觑。
    
    
    
    
    
    
    针对公司关联交易价格、应收账款以及偿债能力等问题,京融财经网曾发函向冠龙股份问询。截至本文发稿之日,尚未收到公司回复。对于公司后续发展,京融财经网也将持续关注。
    
    
    
    
    
相关评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